新闻吧,专注于互联网原创内容的创作
新闻吧

新闻吧 >情感故事 >

家里没人半夜就和姐姐,在房间一直玩到凌晨2点

家里没人半夜就和姐姐,在房间一直玩到凌晨2点

  • 编辑:新闻百事网
  • 日期:
  • 关注:
清晨的一抹阳光照在我的脸部,温暖的好爽,我挣开了双眼,看过看表,七点钟了。我用劲的伸了一个懒腰,腿间的男性生殖器顽皮的站起着。下半身仿佛有一团火在点燃一样,略微的快乐传入了我的人的大脑,我用劲的昂起了腹部,使手能够尽可能的套到上。 我闭上眼

清晨的一抹阳光照在我的脸部,温暖的好爽,我挣开了双眼,看过看表,七点钟了。我用劲的伸了一个懒腰,腿间的男性生殖器顽皮的站起着。下半身仿佛有一团火在点燃一样,略微的快乐传入了我的人的大脑,我用劲的昂起了腹部,使手能够尽可能的套到上。

我闭上眼,惦记着昨晚看的A片,女性漂亮的人体,雪白尖挺的胸部,像大樱桃般红彤彤乳房,及其神密的桃源洞,想起这种,忽然明显的快乐到来了,我好像飞上了天上一样,有一种缥缈的快乐。一股浓浓的精液迎着太阳射了出去,落入了雪白的被单上,闪着豆豆白光灯。

“小兄弟!醒来用餐了,要不然会晚到的。”外边传出了亲姐姐的鸣叫声。

“知道!”我回应道,马上站了起來,拉过被单随意的擦了两下阴茎龟头残余的精夜,随后穿到了衣服裤子。

“快去洁面吧,水让你烧好啦。”亲姐姐对刚出去的我讲到。

“知道,姐,等下给我洗一洗被单,昨日一不小心搞脏。”

“你呀,那么变大还要我操劳。”亲姐姐一边说着,一边走入我的卧室去为我叠被。望着亲姐姐丰腴的孤独背影,我摇了摆头,口中传出了“啧啧啧!”的响声,随后走入了洗手间。

我爸爸妈妈我多少岁的那时候就要了,剩余亲姐姐和我不离不弃,还行爸爸妈妈为人们留有了一笔数量丰厚的储蓄,人们每一月到金融机构里取贷款利息出去就够人们一个月的花销了。亲姐姐大我三岁,人也比我高半头,亲姐姐沒有工作中,每日就是说在家中整理房间,煮饭,随后是洗我的衣服裤子,人们的房屋不大,是一室一厅的那类,亲姐姐在大客厅的布艺沙发上睡,把屋子交给了我。

实际上假如取出那笔储蓄,人们絕對过得比如今好,爸爸妈妈的那时候她们睡大客厅的单人床,我和姐姐在小屋子里睡,爸爸妈妈就是说由于那笔钱才会丟了生命,因此我和姐姐都十分的爱惜那笔储蓄,我们这十年来沒有做过一切奢侈浪费的事儿。在广东省的大伯要接人们以往他那边,人们回绝了,由于亲姐姐要想在一个单独的自然环境要我成才。

亲姐姐尽管那样想,可是却很疼我,不管我明确提出哪些的规定她大部分都是考虑我,因为我十分喜爱亲姐姐,自打我的男性生殖器刚开始生长发育后,每一次一看到亲姐姐的背影我都是有一股欲望,要想牢牢地的紧抱她,但是之后我還是合理的抑制了自身,把对亲姐姐的喜爱埋在了内心。

“姐!我念书来到!”我吃过饭举起了包拉门离开了出来。

“路上小心点!”亲姐姐一边说一边整理着餐具。

我摆脱了家门口,随后骑到了单车,很快的向院校冲洗,我2019年上初级中学二年级,因此学习培训的每日任务也并不是太重,每日过的都很悠闲。

下课后,我第一件事儿就是说拿本故事书坐着门口的大长椅上看,今日也是如此。一阵车铃的响声传来,我仰头一看,一个衣着白色裙子的美少女骑自行车历经,她正盯住我觉得,因为我盯住她看。“乓!”一声,她的单车撞来到他人的车里,人也倒在了土里,我马上向前,把她从土里扶了起來,“感谢!”他说了一声,红了脸搀扶单车随后很快的离开了。

“怎么啦,又哭又笑哪些?”用餐的那时候亲姐姐对又哭又笑的我讲。

“啊?没……没有!”我刚刚正想哪个白衫美少女的事儿,因此笑了出去。

亲姐姐站了起來,将前额贴在我的前额上,“沒有发高烧啊!”亲姐姐讲到。

“沒有,我……我仅仅 想到了想到了昨日的电视机。”

“一天到晚尽心烦意乱了。”亲姐姐伸出手戳了一下我的头,我伸了伸舌头。

夜里我在床上,惦记着那个女人,翻来翻去的睡不着觉,那女生比亲姐姐年青,人长的又好看,哎哟!想什么。突然姐姐在楼上喊我说“今晚家里没人,来我房间和我下棋吧。”我进了姐姐房间,姐姐身上只穿一件连衣裙,再仔细看里面居然没穿内衣都可以看见凸点了,这我还怎么能有心思下棋阿,连着输了好几把。后来我静下心来不去注意姐姐的身上,状态就好了一点,有赢有输,一直玩到凌晨2点才下楼睡觉。

  • 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 https://www.shenghbsw.com/jsxw/20200205/60659.html

与家里没人半夜就和姐姐,在房间一直玩到凌晨2点相关内容

标签